犬小路

灣家人

痛包上的滿滿賤蟲wwww
塞不滿直接放大拼豆擠擠##

擁抱

親情向注意
 @音里 看到沒,我之前說的親情向##

某個夜晚中,勇度發現自己獨自在某個地方行走,一個陌生的地方。四處都是一片黑,卻也不會黑的看不見路;停止的話就什麼也沒有,於是他選擇前進。一直走,一直走,卻還是什麼也沒有。突然,他感覺到有人在跟著他。勇度小聲的吹起口哨,飛劍快速的飛向後方,勇度轉身,並微笑的說:「想跟蹤我,還早一百年呢…」,但他的笑容沒有維持多久,因為他被眼前的人嚇到了。

眼前是一個外星人,而且看外型可以知道對方只是個孩子。但真正嚇到他的原因是因為他認識這孩子,並且在他的認知中,這孩子應該已經死了才對。

「你…你怎麼…」飛劍依舊停在孩子的面前,但勇度卻嚇的不禁向後退了幾步。

「吶,勇度…」孩子突然開口,「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明明知道的…」
「我…」勇度不禁冷汗。
「我還以為我找到了我爸爸…」低著頭的孩子這才抬頭,眼窩是深不見底的黑。
勇度很清楚,很清楚眼前的孩子就是當初伊果尋找的孩子之一。他曾為了伊果把許多不同星球的孩子帶到伊果星去,直到最後他發現了伊果真正的目的後卻也已經來不及了。勇度雖然沒再繼續幫助伊果,卻也在最後被迫離開破壞者。

「我們相處了一小段時間啊…畢竟你也照顧了我一陣子,我也是很感謝你的,真的。一想到可以跟父親見面我更是感恩加上感激…」孩子用指尖輕輕的觸碰飛劍的前端。
「沒想到…一切都是套路…你們早就說好了!在你眼中,我只是一個你拿來換錢的道具,你這不要臉的騙子,你騙了我!!也騙了大家!!」說完後一堆的人影從黑暗中出現,越靠近,越可以清晰的看出樣貌,而他們都是勇度認識的人,被伊果殺掉的孩子們。

「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們…」
「為什麼要這樣…」
「勇度…勇度…」
「勇度…………」
孩子們紛紛的走向勇度,勇度開始覺得身體很沉重。他發現他的身體正在漸漸的向下沉,身下有個如同泥沼一般的洞,孩子們從洞中把他拖下去。
「勇度…勇度…勇度……」
「一起來吧,勇度…」
「不是的,我不是…我不是…」他伸手想向上伸,想抓住任何可以把自己拉出洞的東西,但無果。他的手垂了下來。
「或許這就是我的報應吧…」

「勇度!勇度!」勇度驚醒過來,印入眼中的是彼得擔心的臉。
勇度左右張望,沒有泥沼,也沒有孩子,一切都只是夢。
「你怎麼了?」彼得的臉和剛才夢中孩子們的臉重疊,勇度嚇的推開彼得。
「蛤?你推我!」彼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他沒好氣的看向眼前的藍色星人。正要站起來罵他時,飛劍就停在眼前,和自己的眼球只差一厘米的距離。
「勇…勇度?」彼得嚇的又跌坐回去。
「小子,我警告你,我們只是利益關係,除此之外就什麼都不是。我們才沒有很親密,你不要試著越線,不然我就吃了你。」

彼得先是一愣,然後他開始大笑。
「有什麼好笑的!」勇度怒瞪他。
「我好歹也跟著你兩年多了,你這種嚇唬人的方式誰會被你嚇到?你是不是想掩飾什麼?嗯!尿床?」
「你這小鬼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啊…」勇度把飛劍回收回來。
「好啦好啦。」彼得小小的身軀爬上勇度床上,然後他伸手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小小的手雖不能完全的環住自己,但卻無比的溫暖,那是一種除了身上能感受到,心中更能感受到的溫暖。

「對不起…」勇度小聲的說道。
「啊~哈,你果然尿床了。」彼得得意的笑道。
「去去去,臭小子,誰給你尿床。」勇度一把拎起彼得,隨後把他丟下床。
「沒關係,因為我也是,所以我們可以一起洗被子。」
「臭小子你居然真給我尿床!這都第幾次了。」勇度起身 ,「你是逼我直接把你的房間設成廁所才開心嗎?」
彼得向勇度吐舌扮鬼臉隨後就跑了出去,勇度也在後面追著,而其他人早就習以為常的讓出道路讓他們自己玩去。

就算從前的許許多多生命因自己而死去,但至少現在他救下了一個。

美國隊長生日這天上映小蜘蛛的電影www
再半個小時就開始,好期待www

明天上映
天啊好期待wwwwww

@音里 提供##
[荷蘭遲一天的生賀]
[賤賤x荷蘭蟲]
[保護過度的把拔和和女婿(誤]

「拜託~拜託你!!」
「不,你別想。趕緊給我滾。」
Peter正看著很詭異的畫面,死侍正抱著Tony Stark的大腿。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這要把時間回溯到一個小時前Peter被Tony邀請到Stark大樓時。
Tony很喜歡Peter,他把Peter當成自己兒子般的疼愛。他在Peter身上看到自己過去的身影和一些自己沒有的特質,就是這樣才令Tony不禁想去推他一把,他不希望這樣的年輕人犯下自己過去犯過的錯。而Peter也十分崇拜Tony,Tony是他的偶像、他的憧憬。他總是能發明出一些超酷的東西並第一個和自己分享。雖然總把自己當成孩子看,但他知道那是關心的表現,就算有點過度了。
「Peter你來啦!」Tony看到Peter後慢慢的走向他,雖然想在對方面前表現的像個成熟的大人;但心中其實是像看到很開心的,恨不得立馬上去給他個擁抱。
「Mr.Stark!」Peter反而是表現出自己的喜悅,衝到Tony前面。
「喂喂,走好啊 小心跌倒了。」Tony伸手去拍拍Peter的肩膀,但其實他心中極度的想伸手抱住這可愛的生物。
「Mr.Stark,今天有什麼新發明嗎?」Peter已經雙眼發亮的等著看Tony的超酷發明了。
「哼哼,別急別急,現在就帶你去看看。」Peter的反應也是Tony中意他的原因之一,他期待和崇拜的眼神總是能讓Tony覺得很得意。
「這次的發明可是用最新的Stark技術完成的,絕對可以讓你讚嘆不已。除此之外…」為了讓Peter更崇拜自己,Tony開始得意的說著這次的新發明。
「嗯?那個…Mr.Stark?那是什麼?」Peter難得的在Tony說話時插嘴,所以Tony也看向了Peter指著的方向看去。
兩人正好走過的地方可以隔著透明玻璃看到外面的停機棚,那裡停放了數台Tony的私人飛機及噴射機。而Peter指的方向有一個紅黑相間的"東西"在其中一台小型機旁邊噴漆。沒錯,就是我們可愛又可恨的死侍。
「Deadpool!!」Tony氣到忘了Peter還在身邊,憤怒的拍著玻璃大吼。Tony會這麼生氣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這已經不是死侍第一次偷他的飛機了;每次Tony都在停機棚看到少了一台飛機的地上用噴漆寫著"I.O.U"的字樣,並且常聽別人說死侍都對外宣稱"是叫Tony Stark的人送我的" 重點是他每次偷的都是最新型的。
「你等著現在我就下去!」一瞬間,一堆回憶湧上心頭,Tony恨不得現在就把這傢伙碎屍萬段。
「Oh, time to go.」似乎是看到了Tony,死侍急忙的噴完最後一個U,準備溜之大吉。
「想去哪,我們還有好長的帳要算呢。」Tony已經穿好盔甲飛到死侍前面擋住他的去路。
「Wow,冷靜點,我只是"借"一下而已。」
「借?你這叫借?你甚至沒還過呢。」Tony已經舉起手準備攻擊對方。
「這可真是個天大的誤會啊~我真的有心想還,但飛機總是無法完整的回來啊;破飛機也不好還你嘛,我的用心良苦你居然感受不到。太、太過分了…嗚嗚…」死侍開始抱著Tony哭起來。
「放開我!!」Tony滿臉嫌棄的想掙開死侍,這渾蛋簡直滿口胡說八道。
「呃…Mr.Stark?怎麼回事?」好不容易追上Tony的Peter在趕來現場後撞見了十分尷尬又詭異的畫面,所以十分不解的問道。而當Tony想起Peter也在時,他一直想維持的成熟大人形象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天啊,這可愛的baby boy是誰啊?」死侍抬頭看向Peter,並對他吹口哨。
「欸?我嗎?」Peter頓時有點不知所措。
Peter不是不認識死侍,但這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他;而死侍也不是不認識蜘蛛人;但死侍雖然認識蜘蛛人卻不知道他面具下的真面目。
「我是Deadpool唷,相信還挺有名的唷。」上一秒還抱著Tony盔甲的死侍下一秒就跑到Peter面前搭訕。
「嗯…我知道你唷。」Peter點頭並向對方微笑。
「Oh,Oh Oh,Oh,Oh…超可愛的,是天使嗎?我看到你身後那對翅膀了!天啊,我現在就想做些讓你墮天的事了。」死侍正準備摸上Peter的肩膀時,一束雷射炮射在自己準備跨出去的腳邊。
「不要想碰他…」Tony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咬牙切齒的說出來。
「鐵罐你沒看到我們在醞釀愛情嗎?粉紅色泡泡看到沒?怎麼就這麼毀氣氛啊。」死侍沒好氣的說著並向Tony揮手,「去去去,旁邊玩沙去,別打擾我們。」
「我說了,你別想碰他;只要有我在,你就別想動那孩子一根汗毛!!」Tony憤怒的把雙手都舉起來,「趕緊給我滾,不然下次就是你的雙腳了。」
「咿!!!好恐怖啊,我明明只是想和可愛的孩子交朋友而已啊。你怎麼這麼過分…」死侍雙手縮成拳放在嘴前,並用可憐西西的聲音說道。
「少騙人了,你剛剛一副想玷汙這孩子的樣子簡直…太猥瑣了!」Tony把Peter護在身後,這孩子可愛還用你說嗎。
「Mr.Stark…我沒事的。」Peter向前方的Tony說道,「死侍只是在和我聊天而已…」
「別被他騙了,Peter。這渾蛋專門騙像你這樣可愛善良、單純可愛又純真可愛的孩子!!」Tony很嚴肅的往身後說,但他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說出了心聲。
「好…的。」Tony嚴肅的說話方式令Peter也嚇了一跳,"可愛是不是說了三次啊?"這句話又吞了回去。
「拜託你啦,讓我和那孩子說說話嘛~」死侍又黏到Tony身邊拜託,「我會好好對他的,爸爸。」
「滾,誰是你爸!」Tony想一炮打死死侍,但小孩子面前這麼做就有點血腥了。
「不要啦,在我和這孩子說到話之前我都會賴在這的。」死侍抱住Tony的腳開始磨蹭。
「那我也會保護到底的!!」Tony拼命搖晃他的腳想把死侍抖下去。
「至少讓我問道名字吧!!!!」死侍被搖晃後抓的更緊了。
「Peter…我叫Peter Parker。」不是Tony,而是Peter自己說出來的。
「呃,Peter?」Tony也有點愣住了。
「Beautiful!多麼誠實的孩子啊,連名字都這麼相稱。」死侍瞬間站直身子。
「沒關係的啦,Mr.Stark,況且…我也想和死侍做朋友啊。」Peter笑道。
「Yes,Yes,Yes!!天使想和我做朋友啊!上天謝謝你,雖然我不信你。」死侍雙手緊握的跪地歡呼。
「不,不可以,他很危險的,不知道會被怎麼樣啊…」和在歡呼的死侍不同,Tony很緊張的握住Peter的肩膀並開始長篇大論的說著他的擔憂。
「Mr.Stark!!」Peter第一次對Tony大喊,「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啦!請讓我自己做決定。」
不要說成熟大人的形象了,現在自己被孩子討厭了也說不定呢。Tony幾乎快化成灰了,他僵硬的站在原地。
「呃…Mr.Stark?」Peter有點擔心自己剛是不是說的太過份了,手在Tony眼前揮動都不見對方有反應。
「Well, well,我的小天使你不要擔心,鐵罐只是太感動了…」死侍把手搭在Peter肩膀上,「因為你終於學會獨立了。」
溫馨的氛圍不到三秒後死侍搭在Peter肩膀上的手就掉到地上了。
「嗯…?」死侍看著失去左手的手臂,然後轉過去看前方,Tony帶著濃濃的殺氣看著他。
「就算我變成灰也不會讓你碰他,你碰他就等著下地獄吧。」Tony手上的手部盔甲還冒著煙,他下定決心就算要變成惡魔也要保護好Peter。
「請放心的將他給我吧!」死侍在Tony面前下跪。
「這麼可愛的孩子怎麼交到你這種變態手上!因為很可愛所以我剛還說了三次!」"欸,原來剛的三次是因為這樣嗎。",Peter不禁想道。
「我會讓他變的更可愛,更幸福的。例如…讓他變成充滿白色液體的可愛墮天使…」死侍還在說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視線有點搖晃。
下一秒死侍的頭就落地,Tony一隻手遮著Peter的眼睛一隻手剛發射完雷射砲。
「呃…Mr.Stark?怎麼了?」Peter充滿不解。
「不,只是剛好有兒童不宜的畫面罷了。」Tony把Peter的身體轉過去,「可以去幫我拿杯水嗎,我有點渴了。」
「啊,好的,我馬上去拿來。」Peter小跑步的往裡面去了。
「果然是天使…好可愛。現在就想摸摸他那迷人的翹臀。」死侍眼睛都變成心型的了。
「別給我用色迷迷的眼神看他,我警告你別靠近他。」上一秒還是慈父的眼神馬上變成惡鬼的看向死侍。
「別這樣嘛,再說我有這麼糟嗎?那孩子可是想和我做朋友唷。」死侍攤手。
「就是有,要不是那孩子這麼善良哪還會和你這樣糟糕的人說話。」
「天啊,你怎麼能這樣拆散我們!我們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一般被命運分離。噢~命運為什麼要這樣捉弄我們…」死侍自己開始演起了獨角劇,還不知哪來的聚光燈照了下來。
「閉嘴!我要做的是保護他,不讓他走歪。」
「那你大可放心的交給我來。」
「不,你就是最大的邪門歪道啊!!」
Tony發現這對自己不利,對話簡直是牛頭不對馬嘴。你講東,他就講西,這樣下次虧的只有自己而已。
「好吧…如果你在這幾週讓我覺得有改邪歸正的話,和他聊聊也行。」
「真的!!天啊,爸爸我愛你,我會努力的。」死侍撲到Tony身上想給他一個熱情的擁抱表達感謝。
「我果然不該給你機會的!!」Tony大喊,要不是Peter有點中意這傢伙他才不會給他機會咧。
「水來了!欸,你們在做什麼?」端著水杯的Peter見到了本日第二詭異的畫面後愣在原地。
「不,Peter這是…。」
「啊啊,沒關係,我懂的。」像是想到什麼,Peter放下水後慢慢的後退,「你們慢慢來吧…」
「等等…」兩人幾乎是同時喊道,但只剩下門關上的聲音。
下一秒死侍真的就這麼被碎屍萬段了。
之後Tony的飛機沒有少反而多了幾台破飛機。

活動式魚缸

賤賤x終極小蟲
有美式笑話

死侍在一次任務中有了某種發想,於是跑去和他最友好的"心靈好夥伴"分享。

「吶吶,小蜘蛛你知道嗎?要怎麼做才能隨身帶著新鮮的魚,又不怕他輕易的死掉。」韋德竊笑著問道。

「蛤,為什麼要這麼做啊。」彼得正準備去巡邏,半路被韋德纏上,無奈下只好停下來陪他。

「你想想嘛…這樣的話當你想在山上吃到新鮮的魚時也可以吃到,當你想炫耀你抓到的稀有魚類時也可以隨時拿出來炫耀,多麼方便啊。」

「真是聽起來沒什麼實質意義的東西啊,而且這推銷商會說的臺詞是鬧哪樣的啊?」彼德心想。
「稀有的魚類?像是?」

「姆嗯…海煞之類的吧。夠稀有了吧?」韋德得意的說著,像是自己說了多了不起的話似的。

「那不是罪犯嗎!我不是說過不要再惡搞罪犯了嗎!」而且還是反派集團中的其中一位頭頭,這到底是哪門子的稀有魚類啊。不對,某方面來說也算是種稀有魚類了。

「唉呦,不管那麼多了啦,小蜘蛛你快猜嘛,猜嘛。」

「猜?猜什麼?」我只有不祥的預感。

「討厭啦,當然是猜我剛說…可以保持魚新鮮的方法囉~~」韋德還故意把尾音拉長,這舉動令彼德不禁打了個冷顫。

「居然是猜謎嗎!?」

「嗯…差不多吧,而且只有三次機會唷。如果你在三次中猜中的話就是你贏,反之如果沒猜中…就是我的勝利。」韋德停頓後開口,「贏的人可以要求輸的人做一件事,很有趣吧。」

「好的,很高興認識你,再見。」不等韋德回話,彼得就準備走人了。
我就知道一定不是什麼正經事。

「不要嘛,不要嘛,小蜘蛛陪我玩嘛,陪我玩嘛…嚶嚶嚶…」也不知是真哭還是假哭,韋德死抓著彼得大腿不讓對方走。

「唉,一定不是什麼好事…」彼得皺著眉頭思考道,「如果這也算是一種危機的話,我的蜘蛛感應現在一定響個沒完。」但一想到現在不理他,之後只會被纏的更緊,那乾脆現在處理完還比較輕鬆點。
「好好好,我猜,我猜就是了。」彼得無奈的轉身,一邊把韋德準備往上摸的手打掉。

「耶!耶!小蜘蛛最棒了,愛你唷~」韋德比了個愛心,而後者則是重重的鄙視他。

「那我們開始吧~」韋德從彼得身上移開後兩人坐在地上,「題目是"要怎麼做才能隨身帶著新鮮的魚,又不怕他輕易的死掉"。」

「呃…放在攜帶式的魚缸裡?」雖說是打算陪他玩玩,但彼得還是仔細思考過才回答的。

「噗~噗~答錯囉。雖然答對了一半,但不正確唷。」韋德露出了得逞後的微笑,就算隔著面罩也可以看的清楚那弧度。

「那…冷藏冰櫃?」既然對一半的話,那照這方面想應該就沒有錯了吧。

「啊啊,小蜘蛛這樣不行啦,一點想像力也沒有。你是理科系的高中生嗎?」

「我就是啊。」彼得不禁在內心吐嘈道。

「給只剩最後一次機會的小蜘蛛點提示好了,提示是…安東尼。」背後不知為何還有提示時的效果音。

「蛤~安東尼?」那誰啊。

「真是的,小蜘蛛居然要我說出來,真是~好~色~唷~」韋德像個純情小女孩似的扭著,在彼得眼裡簡直欠揍到不行 ,不要說抓海煞了,把死侍抓去餵海煞的心都有了。

「所以什麼是安東尼啊!」彼得簡直要抓狂了,根本牛頭不對馬嘴嘛。

「滴答,滴答,時間快要到囉。」韋德做了個拉起袖子的動作,看著沒有手錶的手腕。

「為什麼有時間限定啊?」

「因為這樣比較有趣嘛,而且我這個人不喜歡等待啊。」彼得至今仍然不懂死侍到底在想什麼,完·全·不·懂。

「士兵要如何才能把坦克放在家裡?(How did the soldier fit his tank in his house?)」就在彼得還一臉疑惑的時候韋德又接下去說,「因為他是一個魚缸(It was a fish tank.),啊哈哈哈哈哈哈。」(tank有坦克的意思,而fish tank則亦有魚缸的意思)

死侍在那邊自說冷笑話然後自己笑,而彼得則是一臉無奈外加鄙視的看著死侍幾秒後又轉回去思考。畢竟是最後一個機會一定要好好把握,也不知道如果輸的話又要被死侍"怎麼樣"了。

「等等,難道剛剛的也是提示,所以答案是魚缸!?」彼得心想,「可能死侍那傢伙因為答案太無聊了,所以不小心脫口而出把答案洩漏出來了。」

「小蜘蛛好~慢~唷。時間到了唷,如果不回答的話就是我贏了唷…」韋德又看向什麼都沒有的手腕。

「等等,答案是魚缸!」緊急滑壘得分,彼得腦內的小小蜘蛛做了個滑壘的動作。

「啊啊,可惜啊,還是不對唷。」死侍擺出個叉的手勢,「所以是我贏了唷。」

「欸欸!?」居然不是?
「可是你剛不是…那個冷笑話…」

「啊啊,那個啊。」死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道,「那只是我無聊說的,順便誤導你。哎呀,小蜘蛛真可愛呀~一個坑在那,你居然就乖乖進來了,真是太可愛了。」

「居然只是講講的…」現在想想死侍怎麼可能會幫自己,方才還這樣想的自己真傻。

「那麼,小蜘蛛就來實現承諾吧。"贏得人可以要求輸的人做一件事"。」韋德一步步的向著彼得走近,而後者則是跟著後退。

「等…等等!那正確答案是什麼。至少…讓我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彼得用手推著韋德靠近的身體。

「啊,也是啊。那麼現在公佈答案…」又是不知哪裡傳來的效果音,「答案是…活動式魚缸。」

「活動式…魚缸?」彼得不解,「那是什麼?聽都沒聽過。」

「嘻嘻,就是在安東尼裡面灌水後放入活魚、水草、小石子…等等啊,然後活動式魚缸就完成啦!!」死侍拍手。

「所以安東尼到底是什麼?」彼得不耐煩的問。一直安東尼東,安東尼西的,但安東尼是什麼啊。

「蛤,小蜘蛛不知道安東尼。」韋德故意擺出很驚訝的臉孔看向對方。
「安東尼就是這個,這個,小蜘蛛也有唷。」韋德用左手圈成環狀。

「一個圈?」真是越來越不懂了,什麼叫做我也有啊。

看彼得還是滿臉疑惑,死侍又用右手做了一個刺穿的手勢。而彼得看了幾秒後便漲紅了臉。

「死侍!!」原來安東尼是那個意思啊,虧他還一直問是什麼,「不對為什麼是安東尼?」

「蛤,這還用說嗎?因為如果直白的說的話這篇文會被鎖的吧?現在查水表的人可是都查的很勤呢。」韋德對著沒有人的地方說道,「順帶一提,女孩子的叫克麗斯汀娜唷。」

彼得無言,果然不能理解啊,死侍的想法,雖然也不太想懂。到底是哪一點讓他的小隊喜歡他啊。啊,水桶頭例外,誰都可以輕鬆的騙他…
「欸?」就在彼得還在思考的時候,韋德趁機把他扛在肩膀上。

「那麼~我們接著剛剛的事吧。」韋德邊扛著彼得邊跑著。

「放我下來!你打算做什麼啦!?」彼得試著掙扎,但死侍抓的很緊很難掙脫。

「當然是幫我完成我的小小實驗啦~」

「實驗?不會吧…」彼得的臉十分慘白。

「恭喜小蜘蛛答對了~我呀,想找人當我的活動式魚缸。」那效果音到底哪來的,好煩躁啊。

「不,我才不要咧,放我下來啦!!」彼得死命的捶著韋德。

「欸,小蜘蛛這樣不行啦,說話要算話啊。」韋德撅嘴,「所以我們現在就回去吧,回我們的愛·巢·吧。」

「死侍!!!!!!!!!」

之後聽說有人在港口看到死侍,而且全身被蜘蛛絲包覆著吊掛在碼頭的港口。

[End]

  @零字斬   @音里 趕出來了,快看看,熱的,我很優秀,稱讚我##

果然被修理了…
話說小蟲你把自己的臉印在大樓上啊…

賤賤把小蟲推下去的瞬間##

轉自推特

做了塊林方的大餅wwww
有誰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