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小路

灣家人

擁抱

親情向注意
 @音里 看到沒,我之前說的親情向##

某個夜晚中,勇度發現自己獨自在某個地方行走,一個陌生的地方。四處都是一片黑,卻也不會黑的看不見路;停止的話就什麼也沒有,於是他選擇前進。一直走,一直走,卻還是什麼也沒有。突然,他感覺到有人在跟著他。勇度小聲的吹起口哨,飛劍快速的飛向後方,勇度轉身,並微笑的說:「想跟蹤我,還早一百年呢…」,但他的笑容沒有維持多久,因為他被眼前的人嚇到了。

眼前是一個外星人,而且看外型可以知道對方只是個孩子。但真正嚇到他的原因是因為他認識這孩子,並且在他的認知中,這孩子應該已經死了才對。

「你…你怎麼…」飛劍依舊停在孩子的面前,但勇度卻嚇的不禁向後退了幾步。

「吶,勇度…」孩子突然開口,「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明明知道的…」
「我…」勇度不禁冷汗。
「我還以為我找到了我爸爸…」低著頭的孩子這才抬頭,眼窩是深不見底的黑。
勇度很清楚,很清楚眼前的孩子就是當初伊果尋找的孩子之一。他曾為了伊果把許多不同星球的孩子帶到伊果星去,直到最後他發現了伊果真正的目的後卻也已經來不及了。勇度雖然沒再繼續幫助伊果,卻也在最後被迫離開破壞者。

「我們相處了一小段時間啊…畢竟你也照顧了我一陣子,我也是很感謝你的,真的。一想到可以跟父親見面我更是感恩加上感激…」孩子用指尖輕輕的觸碰飛劍的前端。
「沒想到…一切都是套路…你們早就說好了!在你眼中,我只是一個你拿來換錢的道具,你這不要臉的騙子,你騙了我!!也騙了大家!!」說完後一堆的人影從黑暗中出現,越靠近,越可以清晰的看出樣貌,而他們都是勇度認識的人,被伊果殺掉的孩子們。

「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們…」
「為什麼要這樣…」
「勇度…勇度…」
「勇度…………」
孩子們紛紛的走向勇度,勇度開始覺得身體很沉重。他發現他的身體正在漸漸的向下沉,身下有個如同泥沼一般的洞,孩子們從洞中把他拖下去。
「勇度…勇度…勇度……」
「一起來吧,勇度…」
「不是的,我不是…我不是…」他伸手想向上伸,想抓住任何可以把自己拉出洞的東西,但無果。他的手垂了下來。
「或許這就是我的報應吧…」

「勇度!勇度!」勇度驚醒過來,印入眼中的是彼得擔心的臉。
勇度左右張望,沒有泥沼,也沒有孩子,一切都只是夢。
「你怎麼了?」彼得的臉和剛才夢中孩子們的臉重疊,勇度嚇的推開彼得。
「蛤?你推我!」彼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他沒好氣的看向眼前的藍色星人。正要站起來罵他時,飛劍就停在眼前,和自己的眼球只差一厘米的距離。
「勇…勇度?」彼得嚇的又跌坐回去。
「小子,我警告你,我們只是利益關係,除此之外就什麼都不是。我們才沒有很親密,你不要試著越線,不然我就吃了你。」

彼得先是一愣,然後他開始大笑。
「有什麼好笑的!」勇度怒瞪他。
「我好歹也跟著你兩年多了,你這種嚇唬人的方式誰會被你嚇到?你是不是想掩飾什麼?嗯!尿床?」
「你這小鬼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啊…」勇度把飛劍回收回來。
「好啦好啦。」彼得小小的身軀爬上勇度床上,然後他伸手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小小的手雖不能完全的環住自己,但卻無比的溫暖,那是一種除了身上能感受到,心中更能感受到的溫暖。

「對不起…」勇度小聲的說道。
「啊~哈,你果然尿床了。」彼得得意的笑道。
「去去去,臭小子,誰給你尿床。」勇度一把拎起彼得,隨後把他丟下床。
「沒關係,因為我也是,所以我們可以一起洗被子。」
「臭小子你居然真給我尿床!這都第幾次了。」勇度起身 ,「你是逼我直接把你的房間設成廁所才開心嗎?」
彼得向勇度吐舌扮鬼臉隨後就跑了出去,勇度也在後面追著,而其他人早就習以為常的讓出道路讓他們自己玩去。

就算從前的許許多多生命因自己而死去,但至少現在他救下了一個。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