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小路

灣家人

做了塊林方的大餅wwww
有誰想吃?

[林方]请假

“唉呀,叶修你快点,我的腰疼死了。”

“别喊别喊,等会儿被老板娘发现咱们就完了,你小声点。”

“可是…真的…快不行了!”

“喂,叫你们俩打扫这是在搞什么名堂!!”陈果一把打开房间的门就看到方锐跌倒在地,身边还散落了一地的书本。

“就叫你小声点…唉。”叶修叹气道。

刚在陈果的一声令下,兴欣所有人来了场久违的大扫除。打扫的组合由抽签决定,而方锐和叶修正好抽中在一起。看到这对猥琐组合居然分在一起陈果也是直摇头叹气,想了想就叫他们去整理旧仓库,把里头的书本和资料摆好房间打扫好。

这两人一开始倒是老老实实的在整理,但到了后面便开始偷懒。旧仓库罢了很多书本资料和一些怀旧的小玩意儿,还有所有成员们的杂物。

“欸欸,叶修你瞧,这里居然有竹蜻蜓和陀螺。不知道是谁的?”

“喔?这不是老板娘圣诞节时拿出来的那树吗?原来放这儿啊。”

两人与其说是整理,但实际上是把旧东西都浏览了一遍,各式各样的东西都被两人给把玩过。是直到他们听到在打扫厕所的包子大喊扫完了两人才惊觉自己完全还没开始动工,虽然之后又听到魏琛把包子抓回来说“马桶还没刷呢”。

两人一急之下便开始爆手速。叶修把书本类一本一本传给方锐,方锐接到后开始摆整齐。这样的作业流程确实是快了些,但谁知道方锐在接到一本相簿时恍了神,一时之间没拿好递来的书,最后便和手上原本的那叠书一起跌倒。

“恍什么神啊,废物点心。”叶修伸手给方锐,想拉他一把。

“不是…啊,刚那本相簿呢?”方锐原本伸出手,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开始在地上的书本中寻找。

“你们俩做什么呢?”陈果茫然,本来是想来骂骂这两个偷懒鬼,但又被方锐的动作给搞糊涂了。

“啊,有了有了,就这本。”方锐从书本堆中找到相簿后愉悦的把它高举起来,像是捡到宝似的。

那是一本沾了点灰的小相簿,里头的照片都有些泛黄。里头全是方锐的照片,也有他在蓝雨时和黄少天的合照,但大部分都是他在呼啸时和林敬言的日常照。

“呵呵,真怀念呢。”

“呦,拍得还不错嘛。你那时就这么猥琐吗?”叶修凑过来还不忘嘲讽个几句。

“滚滚滚,这叫个人特质你懂个屁。”

翻着翻着方锐突然看到有一张夹在最后一页的的纸,是一张被对折再对折的纸。方锐摊开以后呆愣了一会儿便站起来往外头冲。

“老板娘我下午请个假。”

“蛤?这什么情况?”

“就让他去吧…”

“让他去行,但接下来剩下的活你得自己完成!”陈果看了看旧仓库的杂物们又瞪着叶修道。

“唉…那我能请个假吗?”

“当然是不行!”

“喂,老林!猜猜我在哪?”方锐播了一通电话给林敬言道。

“在哪呢?”

“唉,老林你猜猜看嘛!”

“好好好,在…我心里。”

“你…耍流氓啊!”

“怎么会呢,你一直都在我心里啊!”

“早知道就不叫你猜了。”

“呵呵。”

“我在你们霸图门口,现在令你速速出来。”

“你在霸图?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啦。”

“总之你快点,出来再告诉你。”

“是,我这就出门迎接你。”

林敬言和张佳乐说一下后便出去了,一出门方锐就站在那儿,还戴着个有点老土的墨镜。

“这谁啊?”林敬言笑了,“怕别人认出你来?”

“当然,这里可是霸图主场耶,当然要遮一下啊。”方锐调了调他的墨镜。

“你大老远跑来霸图不会只是想给我看你的墨镜吧?”

“啊啊,你不说我还真差点忘了!”方锐赶紧把纸递给林敬言。

“这是…”林敬言把纸摊开来看,是一张方锐和林敬言坐在电脑前的合照。还可以看的电脑里的鬼迷神疑和唐三打在比动作,纸上还留有两人的签名和一句话,“争取更多荣耀”。

“这可真久了呢。”林敬言感叹。 “居然被你翻出来了”

“当时第一次以犯罪组合出道来着,拍的第一张纪念照嘛。”

“是啊,真是值得纪念呢。”

“为了这张照片,我的腰可是差点折了!”

“是是,辛苦你了。”

“欸我说老林我既然都大老远的跑来了你是不是要陪陪我?”

“行啊,不过我得先去请个假。”